爲香港的繁榮和穩定貢獻綿薄之力

黑白德億:上百業主的魇夢

時間:2017年12月25日 信息來源:互联网收藏此文 【字体:

    

黑白德億:上百業主的魇夢

 

(鄭州德億小區大門。大門口兩側的紅牆,一度被寫成各式標語的維權牆。)

    

     這是一個奇葩的樓盤——鄭州德億時代城。

     這裏交通便利,周邊生活配套設施齊全,但與相鄰紅火的小區相比,這個有數百套房屋的小區冷冷清清,雖然位居黃金地段,但其二手房價格卻比周邊樓盤低了許多,盡管如此,卻依然少有人接手。十余年來,在開發商出走外地、局面混亂的情況下,該樓盤的的多套房産和業主的共有資産,成爲某些人觊觎的“肥肉”,由此涉及到的利益輸送、欺騙敲詐等內幕,至今未能真相大白。而業主們則成了各方博弈的犧牲品,成爲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上百業主的魇夢延續至今。    

   

                      引狼入室

      

    鄭州德億時代城的物業管理由鄭州美林灣物業管理有限公司負責,該公司于2008年9月成立,當時的的法定代表人是崔某生。由于德億時代城是一個“爛尾”樓盤,因此,物業公司成立後,籌措資金進行基礎配套設施建設,爲此做了大量工作。

    如果沒有意外,隨著配套設施的逐步完善,已經入住的業主們無疑會得到正常的服務和應該享有的業主權利。

    但是,有人“盯上”了這裏。自此,該物業公司被忽悠得“引狼入室”,黑惡勢力一系列的欺騙和強行逼迫,最終搶奪走了物業公司的控制權。

    時任德億時代城業主委員會主任的宋愛明說:“我和家人自2008年至今在德億時代城經商買賣房産,後經業主大會選舉擔任業主委員會主任,並成立鄭州美林灣物業管理有限公司,爲小區服務。2010年8月至9月間,由社會閑散人員楊某君、劉某華組成的黑勢力,打走物業服務人員,強行霸占小區房産。在我一籌莫展時,鄭州市公安局四處的民警賀嘉軍找到我,說可以擺平此事,但要找高級領導批示,需要花錢,要找中央政治局常委和公安部批示得花大價錢,要求我支付費用。由于我當時走投無路,被迫答應。賀嘉軍等人先後以跑關系費用、抓人費用、批捕費用以及上級領導協調費用等名義,從我處陸續拿走185萬元,我有錄音、銀行取款條以及銀行彙款憑證爲證”。

    急于想把物業搞好的宋愛明,被一步步牽引著進入了黑惡勢力設好的“局”。

    楊某君、劉某華等人被警方抓獲後很快被取保候審。賀嘉軍把這個消息告訴了宋愛明並威脅說楊、劉等人隨時會再來霸占小區,要想安全,必須讓他們這些警察加入。

    宋愛明擔心那些人出來後繼續找事,無奈之下,只好同意賀嘉軍入股。隨後,賀嘉軍以其女朋友趙東生的名義入股200萬元。爲徹底控制物業公司,賀嘉軍又說後台還不夠“硬”,必須讓鄭州市公安局原副局長張某某的兒子張傳盛(鄭州市公安局保安公司民警)以其老婆陳小的名義入股200萬元。

    如此一番倒騰,原本由宋愛明等人掌控的美林灣物業公司,除宋愛民之弟宋順利出任股東外,又被迫加入了趙東生、陳小,變成了三個股東,且賀嘉軍要求各占三分之一的股份,至此,賀嘉軍一方占股三分之二,徹底控制了美林灣物業公司。

    但這仍填不飽賀嘉軍等人的“胃口”,賀又找借口,將物業公司法定代表人宋順利撤掉,換爲其指定的人選呂衛東,後來又更換爲趙兵。之後,賀嘉軍、張傳盛招集社會閑散人員十幾個人作爲物業公司管理人員,這些人在賀、張的幕後指揮下,成爲掠奪業主共有資産和敲詐業主的打手。

     2011年8月11日,在賀嘉軍一手指揮下,張傳盛親自動手,毆打保護物業公司原財務人員,強行搶走公司財務室保險櫃,及財務室存檔所有文件;2011年8月13日,將在德億時代城辦公的河南威遠保安公司的汽車、複印機、電腦等財産搶走,威遠保安公司法人代表宋愛明的車(車牌號豫A001BZ)被偷走。  

 

黑白德億:上百業主的魇夢

(2011年12月7日,剛剛入駐德億時代城不久,這夥人打起了偷盜的主意。圖爲鄭州市公安局豐産路派出所對張傳喜、李召傑、趙兵予以拘留的通知。從拘留所出來後,這個名叫趙兵的人受張傳盛指派,又當上了物業公司的經理。)  

  黑白德億:上百業主的魇夢   

(物業公司骨幹員工光天化日之下偷盜業主轎車,這在河南省還是第一例。案發後,呂衛東潛逃被鄭州市公安局網上追逃。)


萬般無奈之下,宋愛明向上級機關舉報賀嘉軍。鄭州市公安局調查得知,賀嘉軍並未出資,上演了一場空手套白狼的戲,霸占了鄭州市美林灣物業公司。不久,賀嘉軍被鄭州市公安局開除公職,被法院以敲詐罪判刑12年。

隱患自此埋下,賀嘉軍、張傳盛的那些小兄弟們依然盤據在德億時代城,就此上演了一幕幕

因爲參與偷車,呂衛東、趙兵也分別被司法機關追究刑事責任,但在張傳勝的“運作”下,很快被放出。

    那麽,這些人會爲全體業主服好務嗎?

    他們,在沒有告知債權人農行的情況下,擅自對農行資産進行裝修並入住。

    他們,在控制德億時代城的物業管理權後,居住在這裏的業主們再無甯日……

   

                     討賬噩夢  


遭遇黑社會物業是德億時代城業主們最大的有噩夢,估計這裏面的酸楚張建都體會得最清楚。

張建都,德億時代城2單元11樓西戶複式樓層的業主。提起在德億時代城的入駐經過,張建都可謂是浸透了人生所有的無奈和心酸。

張建都老家是豫南農村人,由于吃苦耐勞,在鄭州打工的張建都在2004年時,已組建了一支工程勞務隊,專門從事建築行業的二次結構和木工活。2005年,張建都經人介紹承包了德億房地産公司開發的明鴻新城部分工程。工程完工驗收後,張建都通過法院訴訟判決,以接收德億時代城房産的方式與德億房地産開發公司結算了工程款。

然而,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德億時代城美林灣物業公司的後台老總張傳盛藐了一眼張建都說,判決書都是假的,拿一張白紙就想來我這要房?!在張傳盛的指使下,美林灣物業的法人代表趙兵帶人拆掉了張建都執行回來的複式樓,自己對外出租。

欲哭無淚的張建都向鄭州市德億時代城工作組舉報自己的遭遇,政府工作組居然要張建都自己找趙兵協調。

張建都向鄭州市市長熱線反映,市長熱線一聽張建都的遭遇感覺張建都說的有理啊,光天化日之下,誰敢霸占別人的房子呢?過了兩天,市長熱線再也沒有後音了,原來美林灣物業向市長熱線彙報說,小區的供電不夠用,達不到入住條件,無法入住。就這樣,市長熱線再也不管了。

美林灣物業的法人代表趙兵找到張建都說,你就是告到天王老子那我也不怕,德億時代城是我的天下,316平米的房子,你賣給我,我給你180萬,否則你永遠別想住進這個房子。

“我這是替別人還了賬抵過來的農民工工資款,現在的房子都兩萬元一平,你憑啥要我6000元一平賣給你?”

“憑啥?就憑老子看中了這房子。”

這還是共産黨領導的天下嗎?張建都多次扪心自問。可是他又知道自己一介農民工,惹不起還躲不起嗎?于是,張建都決定把這套房賣了。在中介公司的幫助下,張建都以220萬的低價將房屋賣給了鄭州市民孫磊。孫磊也聽說了這套房屋被物業公司的人看上,但他不相信拿著房産證入不了自己的房子。2012年7月,孫磊拿著房産證來到小區,想查看自己的房子。爲了保險起見,孫磊還特意邀請河南電視台法制頻道的記者一同前往。沒有想到,張傳勝的老婆陳曉指使物業公司的人連記者一並收拾了。

在鄭州市公安局豐産路分局,張傳盛不屑一顧地說,“我爹當年是鄭州市公安局的副局長,打個記者算球。”

從此,花錢買房的孫磊再也沒有走進自己的房子,直到今天。


                     敲詐業主 


老家河南的王玲玲在外省工作,2005年她全款從德億時代城購買7號樓一套房,准備給兒子做婚房用。購買之後,王玲玲很少來過小區看房。

2014年,當王玲玲一家來給孩子裝修新房時,卻發現她家的防盜門已經被物業給換掉了。物業公司經理趙兵說,“想住房可以,再交20萬元,現在房價漲價了,誰讓你們當初買的太便宜?”

王玲玲大爲氣憤,可又杠不過人家,全家人就商量著把房子賣了。中介公司介紹一個女主顧前往看房,趙兵把住小區的大門說,“別買了,買了也住不成,不交夠20萬的保護費,連小區的大門也進不了!”

如今王玲玲的孩子結婚了,只得在外面租房。這當初給孩子買的婚房也一直閑在那裏。

王玲玲私下打聽了一下,像她這樣被物業公司敲詐的業主大概有二百余戶,他們被敲詐的理由都是“用電使用費”。只要業主向政府機關舉報,美林灣物業公司總是彙報:“小區用電負荷不夠,變壓器改造需要幾百萬元。”

一些業主質問:交了20萬元才可以用電,難道小區負荷就夠了?

六年了,沒有任何部門回答業主的質問。


                     

                        瘋狂物業


鄭州一家茶館,張曉青一邊拿出26家業主的集體簽名,一邊向記者展示與美林灣抗爭到底的決心。

“他們偷盜我的電表電纜,這個事鄭州市公安局的一名副局長簽字放人,到現在5年了沒有給我一個說法,我就是要告鄭州市公安局領導。這個人我不說是誰,我已經有確切證據,我要向公安部紀委舉報他。”

張曉青指著按著紅手印的委托書說,現在幾十家業主推選他作爲維權代表,要和美林灣物業公司抗爭到底。記者查了查,上面才26家。張曉青解釋說:有些業主正在小區居住,他們害怕物業報複,不敢按手印,但是他們都私下明確表示,推選我作爲維權代表。

“我就是要看看張傳盛有多大後台,到底有多少警察爲他撐腰?現在是豐産路公安分局違法辦案,我有證據,我就是要舉報他們,我是一個爲維權敢于犧牲生命的人。如果有一天我遭遇不測,那就是張傳盛他們幹的。”

張曉青自嘲,自從張傳盛他們控制美林灣物業後,業主們的美好生活就結束了。

張曉青早年自己在一家信息公司當司機,後來自己開公司。2009年,在房子還沒有大幅度上漲的時候,張曉青通過房屋中介,在德億時代城買了兩套臨街商鋪對外出租,一套300多平,一套148平米。

緊臨林科路的商鋪生意還不錯,每個月張曉青都有幾萬元的進賬。然而,好景不長,在張傳盛等人控制美林灣物業後,張曉青的噩夢就來了。

2011年夏天的一天,剛剛擔任美林灣物業法人代表的趙兵找上門來,他對張曉青說,這臨街兩套房子是美林灣物業公司的,必須交納20萬元費用才能入住。否則,就必須按原價將房子退回給他趙兵。

“我的房子,我有房本,他們物業公司老總居然說是他的?這天下哪有這樣的道理?”張曉青氣不打一處來。

“這是用電使用費,你不交試試。”臨走,趙兵惡狠狠地撂下了一句話。

這天晚上,飯店正在營業,突然停電了,張曉青看到別的用商鋪戶都有電,唯獨他商鋪的電被物業掐斷了。

如此反複幾次後,張曉青實在沒有辦法,經過討價還價,美林灣物業要求張曉青每月交納5000元用電使用費。

“這是我的用電收據,每個月5000元,三年了,他們一共收取我18萬元的用電使用費,你看看,這是他們出具的條子”張曉青咬著牙說,“這是明顯的敲詐,電費只能電力公司收,物業公司只能收取物業管理費,這所謂的用電服務費是我碰到了一個有組織的黑社會團夥”。

 黑白德億:上百業主的魇夢

(這是2007年張曉青在德億時代城正常用電的發票,自從鄭州市公安局民警賀嘉軍、張傳盛一夥接手之後,接電成了他們勒索業主錢財的借口。)


什麽是黑社會組織?張曉青查了一下刑法。黒社會性質組織是指組織、領導和積極參加以暴力、威脅或者其他手段,有組織地進行違法犯罪活動,稱霸一方,爲非作歹,欺壓殘害群衆,嚴重破壞社會經濟、社會秩序的犯罪組織。

“他們美林灣完全符合黑社會組織的三個特征。一是有較穩定的犯罪組織,有明確的組織者、領導者,骨幹成員基本穩定;二是有組織地通過違法犯罪活動獲取經濟利益;三是以暴力、威脅或者其他手段進行違法活動。”

張曉青認爲,他如果再這樣交下去,他的商鋪將一輩子要向美林灣物業交納所謂的保護費。于是,他想到了從供電公司直接接電。

2015年7月,張曉青找到了鄭州市政府一戶一表改造的批文,拿著這個文件,張曉青又找到了供電公司,要求直接從鄭州林科路沿途供電處直接供電到自己的商鋪。

張曉青自己購買了配電盤、電表、電纜等,總價值兩萬多元。張曉青想,這回你美林灣物業無話可說了吧,我不用你的電,你沒理由再收我的“供電使用費”了吧?

 黑白德億:上百業主的魇夢

  (這塊張曉青通過供電公司安裝的電表,被美林灣物業夜間盜走,一晃五年沒有立案。其中原由,耐人尋味。)


7月20日,一夜醒來,張曉青購買的電表電盤在小區被人偷走了。張曉青趕緊撥打110報警。鄭州市公安局豐産路分局的民警楊某輝等兩人出警。監控發現,美林灣物業公司在淩晨三點,趁夜深人睡的時候偷走了張曉青家的電表等,價值7000余元。

偷竊公民財物要受法律處理,物業公司法人代表趙兵振振有詞,“小區不能用供電公司的電,會燒死人。”

對此,張曉青疑惑不解,德億小區的電不是供電公司的電?你就不怕漏電燒死人?

面對這樣的盜竊案,豐産路分局的民警楊某輝等人向分局彙報說,這屬于經濟糾紛,不屬于偷盜,派出所不予處理。

張曉青多次追問盜竊事件的處理情況,一個民警居然反問張曉青“這德億時代城的房子你也敢買?”

張曉青算了一筆賬,現在向物業交保護費的業主大約有140余家,門面房強制托管,美林灣物業公司又從德億時代城業主中掘取了五百萬元以上的利潤,由張傳盛、陳曉、趙兵等人組成的美林灣物業公司真正形成了帶有黑社會背景的犯罪組織。

 

黑白德億:上百業主的魇夢

(經營靈寶羊肉湯和烙馍村醬牛肉的商鋪就是張曉青的兩個商鋪,如今已經關門兩年了。因爲張傳盛這夥人盤踞在德億時代城,如今紅戲火火的小吃一條街冷冷清清。)


“我要堅決維權,我是願爲維權付出生命的人,我決不向邪惡勢力低頭。”張曉青如是說。

張曉青想不通,一個再簡單不過的盜竊案件,兩年了至今竟然還是不了了之?

張曉青再次申請供電公司接電。 2017年9月30日,當工人師傅來工作時,美林灣物業的後台老板張傳盛跳了出來,這個人民警察竟然親自毆打前來給張曉青接通電源的鄭州市供電公司電工。

“媽的,我打你也是白打,誰讓你給他接電的?豐産分局就是俺家開的,俺爹幹過鄭州市公安局副局長,XXX是俺爹的司機,XXX就是俺的家奴。趙兵進去不就花十萬塊錢嗎?找X局長簽個字,不照樣出來嗎?法律算個球!”

張曉青掏出手機想錄下來,還沒准備好,對方掂著棍子衝著他打過來,張曉青趕緊跑了。



                       鵲巢鸠占   

 

2016年12月,鄭州市民盧衛民在德億時代城購買了一套二手房,當他興衝衝地拿著不動産證到德億時代城看房時,不料卻遭了保安的毆打。這是爲什麽呢?

原來,這房子有人住著呢?這住著的人又是誰呢?

這話要從原房東羅大成說起。

羅大成是四川人,在鄭州從事礦石生意。2006年,頗有眼光的羅大成看中了德億時代城的房子,羅大成以當時的市場價花費近百萬元購買了德億時代城4號樓西單元11樓300多平方的複式房。

    羅大成是外地人,加上生意多,購買之後一直沒有入駐。鄭州美林灣物業公司被幕後警察張傳盛等人控制後,張傳盛看上了這套房子。

“他讓我把房子五千一平米賣給他,不賣不讓我入駐。”電話中羅大成十分氣憤,“現在房價都漲到一萬好幾了,他讓我五千一平賣給他,哪有這樣的道理?”

羅大成拒絕了美林灣的後台老板張傳盛,這下子羅大成真的噩夢來了。

“不給我辦出入證,我有房進不去。他把我的房門撬開,他們一家居然搬了進去。”

無奈,羅大成在鄭州市金水區法院起訴張傳盛的妻子陳小,法院判決陳小不得占用別人的住房。

可是,羅大成攆不走陳曉,因爲陳小的老公是鄭州市公安局民警張傳盛。

無奈之下,羅大成把房子賣給了鄭州市民蘆衛民,這才出現蘆衛民拿著不動産證看房被打的事。

 黑白德億:上百業主的魇夢

(2017年7月11日,蘆衛民看房際,鄭州市公安局民警張傳盛、陳小一家依然心安理得地“居住”著蘆衛民的房子。張傳盛霸氣地與蘆衛民隔門對話。河南電視台都市頻道“都市報道”視頻節目截圖。)



“這就不是他蘆衛民的房子,這是蘆衛民用假訴訟、假判決得到了不動産證,真正的業主來了,我們會不讓他住?”在接受河南電視台都市頻道記者采訪時,張傳勝如是說。

“既然不是他的房子,那也不該你全家住啊?”面對記者追問,做賊心虛的張傳盛趕緊挂斷了電話。

“我怎麽是假訴訟,假判決呢?這不動産證還能有假?”蘆衛民無奈地告訴記者,“張傳盛身爲人民警察欺負外地人羅大成,他看中了人家的複式樓,在強買強賣遭到拒絕後居然霸占了別人的房子,人家鬥不過他,把房子以300萬元的價格賣給了我,我依法辦出了不動産證,這是假買賣嗎?”

“多行不義必自斃,我們要看著他倒下去的那一天,我們要維權到底。”陪同而來的蘆衛民的家人如是說。

。。。。。。


                      泣血追問


     幾年時間,業主們一直反映問題,希望有關部門關注德億時代城的問題,但希望一次次破滅。

     幾年時間,媒體也多有報道,甚至記者被打,接電的工人師傅被打,但最後都不了了之。

     周邊的房産中介,都知道德億時代城的二手房很難買賣,因爲即使是業主帶路,也根本無法進去看房;租房做生意的臨街商戶,都知道這裏矛盾不斷,紛紛離開這個是非之地。如今,該小區林科路臨街商鋪關門閉戶,一片蕭條。

     安身立命、安心生活……業主們最基本的權利都保證不了。

     衆多業主泣血追問——

     一個社區,本該陽光明媚,充滿和諧,安居樂業,卻衝突不斷,暴力不斷,這正常嗎?

     一個警察充當幕後老板控制了物業,大肆敲詐業主、霸占業主房産、指使手下盜竊他人財物,竟然無人能管?

     德億時代城,難道是個法外之地?   

     業主們相信,盡管作爲警察的張傳盛控制了小區物業,盡管張傳盛背後有人撐起違法保護傘,盡管……

     但,德億時代城,不能成爲法外之地!德億時代城,不該是個法外之地!

     這一天,終究會到來。

     (出于對業主的保護,文中個別業主的名字爲化名)





我有話說

新視頻

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