爲香港的繁榮和穩定貢獻綿薄之力

法國藝術家福州拜師學漆藝:開啟“漆彩人生”

時間:2019年01月18日 信息來源:新聞收藏此文 【字体:


  在福建省福州朱紫坊歷史文化街區“朱紫坊漆藝眾創空間”內,來自法國的漆藝家多米尼克·亨伯特正拿著自己創作的作品向福州漆藝術研究院副院長阮界望請教,不時掏出紙筆記錄。


  2018年底,47歲的多米尼克·亨伯特攜作品來到福州參加2018福州國際漆藝雙年展,結果迷上福州漆藝,就此留下“拜師”,跟隨阮界望教授學習漆藝。16日,記者來到“朱紫坊漆藝眾創空間”,阮界望教授此時正在指導多米尼克·亨伯特。


  多米尼克·亨伯特表示,她並不是從零開始學習的。她本身就是漆器藝術家,在法國做漆器方面的藝術,後來在越南學習漆器,現在來到中國是因為被邀請參加展覽,“我花了一些時間研究中國傳統漆器藝術”。


  福州被譽為“中國脫胎漆藝之都”,是中國近現代漆藝重鎮。2006年,福州脫胎漆器髹飾技藝被列為首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多米尼克·亨伯特在法國從事漆畫藝術已有十幾年時間,一直以來,她都對福州脫胎漆器的傳統技藝十分感興趣。


  她告訴記者,以前用的都是化學漆,此次在福州,第一次接觸到用漆樹分泌的漆液提煉而成的自然漆。她得知中國使用這種“大漆”已有數千年時間,這讓她萌生了留下學習的念頭。“第一次接觸天然大漆,我非常期待它最終呈現的效果和質感。”


  做漆板、做胎體、做裝飾,阮界望教授為多米尼克·亨伯特制定了系統學習計劃,並將基本技巧和理論教給她,由她自己實操。在其指導下,如今,多米尼克·亨伯特已經獨立完成了部分作品。


  “為什麽會做筆記?這說明她覺得很神奇。”在阮界望教授指導的過程中,多米尼克·亨伯特不時拿出筆記本記錄。阮界望教授表示,為了讓她少走一些彎路,他把自己以前積攢的經驗告訴她。


  在傳授技藝的過程中,由於中西方文化差異,難免會遇到一些阻礙。阮界望教授說,西方人追求的是準確、量化的表達。比如幹燥時間,她們要具體到多少小時內,然而,中國人講的是定性定量。自然漆的幹燥時間跟活性,周邊環境、溫度和空氣濕度相關,沒辦法確定幹燥時間具體多長,只能說“差不多”的時長。


  阮界望教授笑稱,她沒辦法理解“差不多”的意思,這就是西方人思維方式和東方人的不同。很多東西她只能自己意會,沒辦法言傳,有經驗以後自然會明白,現在還沒有經驗,只能將每個點給她說清楚,會累一些,她了解的就會更透徹。


  在工作台前,多米尼克·亨伯特正在用木坯筷子學習漆藝裝飾。經過10多天的學習,她已經能熟練地給筷子上漆、打磨,並掌握漆藝的基本技巧。看著徒弟上手如此快,阮界望教授十分滿意。


  他表示,漆文化有幾千年的歷史,是中國多少代人智慧的結晶、寶貴的遺產,希望它能夠通過這種方式走向世界,讓越來越多的人知道。實際上,中外藝術家交流、接觸的過程也是各國文化碰撞的過程。在此過程中,或許會產生新的東西,讓世界文化變得更加多元、更豐富多彩。


我有話說

 以下是对 [法國藝術家福州拜師學漆藝:開啟“漆彩人生”]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新視頻

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