爲香港的繁榮和穩定貢獻綿薄之力

吃得下嗎?東京國立博物館將《祭侄文稿》印成點心包裝

時間:2019年01月18日 信息來源:新聞收藏此文 【字体:


  “天下第二行書”顏真卿《祭侄文稿》,被台北故宮博物院出借給日本進行展出。雖然海峽兩岸爭議聲不斷,16日,特別展覽“顏真卿:超越王羲之的名筆”還是在日本東京國立博物館如期舉行。


  東京國立博物館為此制作了若幹的文創,其中一款醬油碟受到了眾多網友的批評,制作方將《祭侄文稿》中的“愛”和“心”兩個字單獨拿出,做成倒上醬油就會變成立體字的醬油碟。


  作為祭文的書法作品卻被如此使用,使得廣大群眾都難以接受,紛紛指責主辦方的行為。


  繼醬油碟後,仙貝包裝紙又來了


  醬油碟還只是個開端,又有網友指出《祭侄文稿》還被做成了仙貝的包裝紙。難以理解的是,文稿中飽含著血淚裏的16個字:“賊臣不救,孤城圍逼,父陷子死,巢傾卵覆。竟被印在仙貝的包裝紙上!此次事件一出也是在網上引起了巨大爭議。


  網友喊話:血淚之文做成餐具,絲毫未領會《祭侄文稿》精神內涵!


  不少網友諷刺:祭文包著的點心,是送給仇家吃嗎?


  還有網友質疑:日本人是不是對文創有什麽誤解?


  “父陷子死,巢傾卵覆” 字字泣血!


  天寶十四年,安史之亂爆發,盛極一時的大唐王朝危在旦夕。


  這時候,只有顏氏兩個兄弟孤軍奮戰,顏杲卿守常山,顏真卿守平原,兩個小城,死死擋住了安史叛軍的攻勢。顏杲卿是顏真卿的哥哥,初任範陽戶曹參軍,還做過安祿山的部下。


  在常山郡被攻打時,叛軍圍困常山六天六夜,顏氏父子和將士們晝夜防守,堅持到城內井水枯竭,糧食吃光,箭簇用光,最終城破被俘。為迫使顏杲卿歸順,叛軍把刀架在顏季明的脖子上威逼說:“不投降,就殺掉你兒子!"顏杲卿怒目而視,一聲不吭,叛軍就殺掉了顏季明。


  顏杲卿被押到洛陽。他瞋目怒罵安祿山,最終遇害,年六十五。那一戰,“顏氏一門死於刀鋸者三十余人,其狀慘絕人環”。


  顏杲卿在這場殘殺荼毒之後,屍骨無存,只剩下一只腳的腳骨和幾縷頭發,而顏季明的頭顱,被裝在一個盒子裏,送到了顏真卿面前。顏真卿看著這個年輕人的頭顱,回想起那個熱血、忠勇的侄兒,痛徹心扉,揮筆寫下了《祭姪文稿》,其中"賊臣不救,孤城圍逼,父陷子死,巢傾卵覆“,這十六字反復塗改、重寫,可見他當時天崩地裂般的心境,那是痛到了極處,恨到了極處。


  倘若你深知其中蘊含文化內涵與歷史背景,不知是否還下得了口?


  素材來源:頭條新聞 北京日報 梨視頻 微博


我有話說

新視頻

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