爲香港的繁榮和穩定貢獻綿薄之力

課外培訓迎“最嚴整治” 有人歡喜有人愁

時間:2018年03月13日 信息來源:新聞收藏此文 【字体:


  家住北京市蘇州街附近的許文靜(化名)小朋友近來心情不錯,由於家旁的“學立通”課外培訓班從農歷春節前開始停業整頓,她已連續一個多月遠離額外課業。

  相比之下,“學立通”培訓班的負責人則憂心忡忡,原本專營的小學數學、語文等課程培訓由於不合規定而被喊停,無奈之下只能向心理素質、情商訓練課程轉型,雖預計3月底能重新開業,但損失的生源能否挽回仍是個問號。

  早在2017年底,北京、上海、成都等地開展了中小學課外培訓機構專項治理行動,今年春季開學之際,教育部聯合民政部、人社部、國家工商總局發布了《關於切實減輕中小學生課外負擔開展校外培訓機構專項治理行動的通知》(下稱“通知”),課外培訓機構監管整治浪潮有席卷內地之勢。

  此前,教育部等四部門召開新聞發布會稱,此次專項治理力求解決三大問題:一是無資質和有安全隱患的培訓機構,二是數學語文等學科類超綱教超前學等“應試”培訓行為,三是學校和教師中存在的不良教育教學行為。

  前文中“學立通”停業整頓帶來的“喜”與“憂”屬於第二類問題的整治,家住內地中部地區江西省的李文興(化名)一家的“喜”與“憂”則應了第一、三類整治。

  李文興是江西某實驗初中的老師,2015年在朋友介紹下於廈門一家培訓機構擔任輔導老師,每到周末便乘高鐵奔襲600餘公里專程授課,周一趕回學校,一來一回能賺20000餘元人民幣。可就在今年1月,其所在培訓機構由於資質不足被關停,李文興周末只能“賦閑在家”,為這筆不菲的“外快”感到可惜,不過李文興8歲的兒子對於父親周末終於能有時間陪自己而欣喜不已。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李文興所在的實驗初中曾遭當地教育部門警告,原因是有學生舉報校內教師為辦課外培訓班而無心本職工作。

  《通知》被內地媒體稱為“史上最嚴整治令”,重點整治三類問題的落腳點還是為中小學生“減負”,“減負”也是2018年全國兩會重點關注的話題,不少代表、委員為此建言獻策。

  內地為中小學生“減負”由來已久,早在1955年教育部便下發了《關於減輕中小學生過重負擔的指示》,數十年來類似的指示通知不斷下發,2000年教育部又頒布了《關於在小學減輕學生過重負擔的緊急通知》。從“指示”到“緊急通知”再到如今的“切實減輕”,教育專家表示,內地中小學生的“減負之路”依然任重道遠。

  有些家長對“減負”似乎并不領情,由於學科類超綱超前內容被明令禁止,奧數競賽也被喊停,可此前奧數競賽成績在北京、上海等地一直作為小升初的重要籌碼,如今籌碼一失,家長們開始擔憂孩子的升學之路。(完)


我有話說

 以下是对 [課外培訓迎“最嚴整治” 有人歡喜有人愁]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新視頻

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