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電影人吳思遠:在內地影壇書寫"第一"-公民網
爲香港的繁榮和穩定貢獻綿薄之力

香港電影人吳思遠:在內地影壇書寫"第一"

時間:2017年07月05日 信息來源:新華網收藏此文 【字体:

香港電影人吳思遠:在內地影壇書寫人物小傳


  據《北京日報》報道,吳思遠,生於1944年,香港資深電影人、思遠影業集團董事長、UME影院管理集團董事長、香港“太平紳士”。1966年踏入電影圈,1972年因執導影片《蕩寇灘》而聞名,曾出品《黃飛鴻》系列、《新龍門客棧》、《醉拳》、《青蛇》、《宋家皇朝》等影片。

  吳思遠獲得第32屆香港電影金像獎終身成就獎。

  在上海虹口區一家酒店大堂見到吳思遠,這位叱吒香港影壇近五十年的鼻祖級人物,沒有助理,不帶隨從,親和得就像一位鄰家爺爺。時值第20屆上海國際電影節,他本來在浦東召開一場有關中國巨幕的董事會,趁著晚飯間隙,專程趕來,愣是擠出了這次訪談。

  三七分背頭,梳得一絲不苟,銀框眼鏡,米色西裝,上海出生的吳思遠“老克勒”范兒十足。采訪中,他不停招呼記者喝水,頗有香港的紳士作風。

  酒店裏的客人行色匆匆,沒有人注意到,這位老先生乃是香港最成功的制片人之一,曾一手發掘出徐克、成龍、劉德華、周星馳等大明星;他還是UME影院管理集團董事長,在內地擁有37家影院。

  今年73歲的吳思遠,走起路來,膝蓋彎曲得厲害,但他仍然在為中國電影不停奔走。有人說他傻,一直幫別人忙前忙後。他卻說,甘願做電影界的活雷鋒,“我一生做電影,從中得到名、得到利,沒有道理不為中國電影做點事。”

  “香港電影未來的前途,一定在中國內地”

  吳思遠出生於上海,14歲隨家人移民香港。上世紀70年代末,已是香港著名制片人的他重回內地。那時距今,已有近40年。

  很久沒有回到故鄉的吳思遠分外激動。他參觀了北京和上海的制片廠、電影院,發現當時內地的電影制作和放映都比較落後。他問了好多朋友,都說已經十幾年沒進過電影院了。

  當時的北京電影制片廠正在拍攝《小花》,吳思遠問劇組:“你們一天拍幾個鏡頭?”“我們一天拍四五個鏡頭。”劇組人員反問,那你們呢?“我說我們一天拍五六十個鏡頭,他們就嚇了一大跳。”在吳思遠的印象中,當時內地拍攝電影,無論是打光,還是鏡頭設置,都還是從前那套老路數,非常落伍,拍一部電影要耗費很長時間。

  當內地電影業尚屬落後時,吳思遠就已經敏銳地意識到:香港電影未來的前途,一定在中國內地。“第一,如果沒有內地市場,香港電影的發展會很有限。第二,我們缺乏拍攝場地,我們拍武俠片,拍到最後,發現香港郊區都起高樓了,沒有地方取景了,怎麼拍?如果跑到台灣拍,來來去去也就是那幾個地方。”而在內地,不僅有廣闊的電影市場,還有千姿百態的大好河山。

  拍攝於1992年的《新龍門客棧》,被許多觀眾看成武俠片的巔峰之作,也是改革開放後香港電影人在內地拍攝的第一批影片之一。作為該片出品人,早在投拍之初,吳思遠就暗下決心,一定要來內地拍攝。幸運的是,當時內地已經成立了合拍公司,當時的政策是,香港電影公司來內地取景拍攝,必須要有一個對口單位。吳思遠便找到當時的瀟湘電影制片廠,成功拍攝完成。

  《新龍門客棧》在地處大漠的敦煌一帶拍攝,條件非常惡劣。大風一來,遮天蔽日,大家都沒地方躲,只好手牽手面對面靠在一起,用背阻擋沙塵。一陣風過去,嘴巴、鼻子裏全都是沙子。一天的拍攝結束後,回到簡陋的賓館洗澡,怎麼洗都洗不幹淨。“後來拍完後回到香港,好長一段時間,身上不知道從哪裏就會掉一些沙子出來。”吳思遠說,盡管條件艱苦,但整個劇組都覺得很興奮,從未見過的沙漠景觀讓他們大開眼界。

  香港電影人和內地電影人的合作,當時還停留在比較初級的階段。《新龍門客棧》主創全部來自香港,內地電影人僅在布景、服裝方面給予了一定幫助。一開始,雙方的磨合不太順利,許多內地工作人員不習慣香港高效的拍攝速度,不過隨著拍攝的深入,也就慢慢適應了。此後,吳思遠又跟上海電影制片廠合拍了《青蛇》,跟北影廠合拍了《黃飛鴻之三:獅王爭霸》,這股由他帶動起來的合拍片風潮,逐漸聲勢浩大。

  “假如我來做電影院,一定把最好最新的技術帶過來”

  海澱區雙榆樹的UME國際影城華星店,地處中關村核心位置,在許多北京市民的心中,這是一家承載了無數美好記憶的老牌影院。然而大概很少有人知道,這家影院的創始人竟是一位香港電影人。而且,這也是港商在內地開辦的第一家影院。

  時光倒回到上個世紀末。那時,吳思遠經常來內地參加金雞獎、百花獎的活動,當然要看電影。但他發現,內地影院很落後,放映設備、影院設計完全不行。他曾在北京的國營影院觀影,坐在影廳都能聞到廁所的異味。還有一家影院,影廳入場口對著銀幕,有觀眾進出,光線便投射到銀幕上,很不科學。其實,當時很多觀眾已經不進影院看電影了,影院環境不好是一大原因。

  吳思遠便想,“假如我有機會來做電影院,我一定要把最好最新的技術帶過來。”然而,他也只是想想而已,當時內地大部分影院是國營機構,私人影院都比較少,更別說香港人開的影院。

  到了2002年,機會來了。雙安商場對面,一家名為奧華的電影院倒閉了,沒人敢接盤。影院問吳思遠,要不要接。吳思遠第一次站在影院門口,踱過來,踱過去,走了好幾圈,心中反複問自己:“要不要做?要不要做?”那時,投資影院是一個相當冒險的決定;而且,他一旦決定接手,還必須全面改造。

  他發現,這家影院位置很好,正好在街道轉角上,周邊有高校、居民區,還有中關村這一高新技術區,潛在觀眾群體很大。他決定賭上一把。

  很多人罵他笨蛋,說你幹嘛要在內地開影院?他曾試圖在香港找人合作投資,被很多人拒絕了。他們的理由是:一,內地的電影票太便宜,不知道什麼時候能賺回錢來;二,內地的電影沒什麼好看的,觀眾不願意看;三,滿街盜版太猖狂。於是,吳思遠只得自己投。

  “為什麼我敢投?首先,我覺得中國簽了WTO後,每年會引進20部美國大片,這20部肯定好看呐!其次,隨著經濟發展和改革開放,知識分子、白領階層有精神需求,最低的娛樂就是看電影。另外,盜版行為政府最後會慢慢取締。”談起當年的孤注一擲,吳思遠有些得意地表示,自己是因為對國家發展有信心,才敢投資。

  接手影院後,吳思遠將其外觀和內部全部推翻重來,動了個“大手術”。他從香港請了專業的影院設計師,設計出多廳影院。原先影院門外是一道圍牆,他便把圍牆拆掉,變成商鋪。UME這一名字,則出自吳思遠女兒之手,意為ultimate movie experience(極致的電影體驗)。

  影院一開張,便獲得了轟動性的成功。不到三個月,吳思遠又在上海新天地開了第二家影院,生意依舊火爆。對此,吳思遠至今都感到很自豪:“不是說電影市場好了我才投資,而是我是第一個吃螃蟹的。”目前,UME在內地共有37家投入運營的影院,在建的還有5家,今年底就能開業。UME還將簽約十幾家影院,很快便能達到50家。

  吳思遠清晰地記得,華星店開業那天,他和UME影院管理集團CEO陸遙非常激動,二人在影院門前的旗杆下合影,“當時的我還屬於英氣勃發,十多年間,確實蒼老了很多。”

  “制片廠一點利益都沒得到,

  怎麼有拍好片的積極性呢”

  毋庸置疑,吳思遠是一位成功的制片人和影院大亨。但其實,他對香港電影更大的貢獻在於,曾倡導、推動了一些影響整個行業的制度性變革。而第一個便是有關合拍片的優惠政策。

  2003年,為促進中國內地與香港經濟的共同繁榮,中央政府將與香港特區政府簽署《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系的安排》(Closer Economic Partnership Arrangement,簡稱CEPA)。最初,CEPA裏並無電影業一席之地。當時,香港電影開始走下坡路,東南亞市場大幅萎縮。吳思遠想:要是CEPA能加上有關電影的優惠政策,就好了。

  一次,時任香港特首董建華請吳思遠吃飯,吳思遠便問:“董先生,CEPA裏能不能加入電影啊?”董建華一聽,覺得這的確會對香港電影業有幫助,也很高興,但他也跟吳思遠坦言,這也許會很困難。吳思遠便纏著他,請求他能不能幫香港電影想想辦法。

  “後來,有關電影的政策真的加到了CEPA裏!”吳思遠回憶,當董建華打電話告知他這一好消息時,他還在上海,但在第一時間飛回了香港,又叫上時任香港演藝人協會會長的梅豔芳,舉行了一場媒體見面會,向社會公開了這個令人振奮的消息。

  “我前段時間見到董先生,還跟他說,特別感激他為香港電影做出的貢獻。CEPA裏關於合拍片、香港電影進口的優惠,為香港電影爭取到更大的生存空間,促進了兩地電影的共同發展。”吳思遠說。

  內地現在普遍實行的票房分賬發行制度,也是由吳思遠當年最早提出並實踐的。

  吳思遠來內地取景時發現,內地的電影發行,仍采用“賣拷貝”這種落後的方式。各大制片廠都沒有發行權,拍完影片後,要交給中影公司,由中影壟斷發行,然後一個拷貝一萬多元錢賣給地方影院,賺的錢,大部分都是中影的,與制片廠無關,“制片廠一點利益都沒得到,怎麼有拍好片的積極性呢?”

  有一次,時任國家廣播電影電視部副部長的田聰明對吳思遠說:“老吳呀,你介紹一點國際上的先進經驗給我們唄。”吳思遠便把怎麼分賬、怎麼讓大部分票房收入歸片方所有,一一解釋給他聽。田聰明當即拍板:“好!我們搞第一部試驗,就從你的《黃飛鴻之三:獅王爭霸》開始。”

  於是,這部與北影廠合拍的武俠片,成為中國電影史上第一部票房分賬的影片。“這個在中國電影史上要寫一筆!”吳思遠的自豪感溢於言表。

  說到大陸、香港、台灣三地導演研討會這一制度,吳思遠是最初的發起人。上世紀80年代,吳思遠發現很多香港電影人對內地一無所知,也缺乏交流。香港電影界與台灣電影界的交流更密切一些,但也沒有十分完善。

  1988年,香港電影導演會成立,吳思遠是首任會長。他提出建議:能不能搞一個兩岸三地導演研討會?不過,在當時的條件下,激烈的反對聲四起。但他沒有放棄,各處周旋。最終,在他的努力下,研討會終於獲得批准。1992年1月10日至15日,第一屆“海峽兩岸暨香港電影導演研討會”在香港舉行。內地導演謝晉、謝鐵驪、謝飛來了,台灣導演李行、朱延平、王童來了,香港影壇的主要領路人更是幾乎全部到場。大家共聚一堂、傾心交流……這一研討制度,延續至今。

  結語

  似在朝夕,香港回歸已至廿載。彼時此間,香港文娛人士北上耕耘,共促繁榮。

  五月至今,本版推出“北上·文藝記”專欄,相繼呈現深度訪談《文雋——拍好片要懂民情,要跑菜市場》《曹誠淵:現代舞拓荒者》《怪才林奕華北上十年遇知音》《陳可辛——一個香港導演的適者生存哲學》《徐錦江——重拾畫筆歸來,這條路走對了》《馬家輝——香港“賤嘴馬”遊走內地文壇》《林玉芬——東棉花胡同走來香港女生》《陳寶華——想寫好劇本要把自己當本地人》《莫華倫——內地耕耘十載升級“莫導演”》。

  此篇吳思遠訪談,是為“北上·文藝記”收官。砥礪前行,內地與香港的文化領域融合攜手,仍將繼續,期待更多後來人續寫光輝歲月之傳奇變幻。那時,我們再去探尋那些不一樣的人生況味。(袁雲兒)

我有話說

 以下是对 [香港電影人吳思遠:在內地影壇書寫"第一"]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新視頻

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