爲香港的繁榮和穩定貢獻綿薄之力

起底身家1150億的嚴介和

時間:2017年11月13日 信息來源:新聞收藏此文 【字体:

起底身家1150億的嚴介和

  我為什麼狂、張揚?因為我屁股幹凈。

  /

  文|張弘一

  根據最新出爐的2017胡潤百富榜,嚴昊家族的財富為1150億元,在中國富豪排行榜上名列第八。

  嚴昊的父親嚴介和是太平洋建設集團創始人,曾數次登上胡潤百富榜。

  前幾年,外界給嚴介和貼了一個標簽——“全球華人第一狂人”。他亦能自洽:“我為什麼狂、張揚?因為我屁股幹凈,中國的建築稅定額征收,沒法偷、沒法漏,我想偷、漏也做不到。”他甚至在微博上發帖《為什麼我是“第一狂人”》稱,自己對媒體是“鐵公雞”,一毛不拔,“我骨子里從沒有媒體公關的概念,所以從不花錢去刪不好的帖子;我們媒體公關費用是零,刪帖費用是零。”

  嚴介和的“狂”無時無處不在,從年輕下海到功成卸任,再到“退而不休”、老驥伏櫪。近幾年,只要他出席論壇會議、參加的節目甚至在他的微博上,一旦發聲,談吐自會滔滔不絕,那種自信、敢言的“狂”勁就會襲來,“我能一直狂下去,這才是真正的牛X。”

  某種程度上,這種“狂”背後的自信,離不開他30年來所積累的財富。尤其是嚴介和早年經歷及其旗下已躋身“財富世界500強”的太平洋建設,多數報道充斥著“營收達到4600億左右”、“五年內準備打造3家世界500強企業,超越稻盛和夫”、“準備2020-2022年赴美上市,預計上市部分市值達3萬億”等表述,多少令人覺得“神奇”。

  “虧五萬不如虧八萬”

  “超人”李嘉誠也對這位“狂人”推崇有加,在他的自傳《李嘉誠——我一生的理念》中,不僅分享了嚴介和先生在創業初期“虧五萬不如虧八萬”的故事,並稱贊嚴介和為“一代企業大家”:“經過這件事之後,嚴介和在業內有了自己的影響力。從此,不斷有人找他的公司進行項目合作,他的業務規模不斷擴大,最終使他成為一代企業大家”。

  出身教育世家的嚴介和,從小耳濡目染,長大後也成了一名中學教師。1992年,嚴介和帶著借來的10萬元錢,在淮安注冊了一家建築公司,開始了自己的創業之路。同年,南京市正在建設環城公路,得知這個消息後,嚴介和爭取到了3個小涵洞的項目。但由于項目是被層層轉包之後才到嚴介和手上的,經過核算,他發現整個項目做下來,公司要凈虧損5萬元。

  嚴面臨著“做還是不做”的抉擇——不做的話,按合同規定虧5萬元,做了就得虧8萬元,而且這還是借來的錢。據說,按當年南京的房價來算,8萬元差不多可以買一套房。

  很明顯,這是一個虧本買賣。很多人勸嚴介和放棄,但他卻把它當成一個機遇——“有時候主動吃虧,才能主動獲得,大家不要灰心,但要注意質量。虧5萬不如虧8萬,我們豁出去了,一定要保證工程的進度和質量”。最終,本來是140天的工程量,他不僅縮短工期為72天,而且保質保量提前完成。這讓業主大吃一驚,第二年,工程指揮部便把1000萬的工程交給了嚴介和。

  也就是在南京繞路工程中,嚴介和掘得800萬元,成為他人生的“第一桶金”。經過這件事之後,嚴介和在業內有了自己的影響力。從此,不斷有人找他的公司進行項目合作,他的業務規模也不斷擴大。1996年,嚴介和出資4000萬元,組建了太平洋工程集團有限公司,最終打造了擁有30多萬員工的太平洋建設,躋身中國民營企業前10強。

  如果不是當年違反計劃生育政策,被迫下海經商,嚴介和認為自己不會有今天,“不是下海,是‘跳海’啊,當時非常痛心。”他將那次人生轉折歸結為一次機遇。

  而這個早年“虧5萬不如虧8萬”的故事,也被哈佛商學院作為經典案例記錄在教材中。李嘉誠將成功之道歸結于:“做人厚道、做事精明”,而對于“精明與厚道”,而嚴介和的體會是:一流商人:精明+厚道先要臉再要錢;二流商人:精明+精明既要臉也要錢;三流商人:厚道+厚道先要錢後要臉。

  對于外界質疑自己所獲得的第一桶金,嚴介和回應,“我們太平洋沒有任何‘原罪’,我們的第一桶金來得非常幹凈。我們沒有任何不可告人的東西。”

  備受爭議的“BT”

  對于嚴介和本人及太平洋建設而言,前行並非一路坦途。

  2005年,嚴介和以其個人身家125億元從胡潤百富榜第66位躍升為第2位,成為年度黑馬。一年之內,身家從15億飆升到125億,爭議、質疑再次鋪天蓋地而來。有人認為,在嚴介和被推上胡潤中國內地百富榜之前,是一位被嚴重低估的富豪,而他一年之間從15億增長到125億,在外界看來是一個“謎”。亦有人認為,嚴介和的成功在于他堅持“吃虧”是福,經商遊走邊峰,不“循規蹈矩”,為他創造了一條不同尋常的財富之路。

  到2006年,這匹財富黑馬又因被銀行追討3.82億欠款站在了被告席上。9月,嚴介和因被媒體報道“多家銀行逼債、負債已達4億”而陷入“負債門”。報道稱,半年多內,嚴介和的12處住宅先後5次被查封,絕大多數被反復凍結3次以上,訴訟原告為各地商業銀行,令銀行高層想不到的是,這個富豪“所有房子都是按揭的”。

  此後,嚴介和分別在南京和上海拜會各路媒體,自稱“一絲不掛”,並公布債務明細,稱其不良貸款只有1.31億元,“這點債務對于大集團不算什麼”。受此事影響,2006年至2007年底,嚴介和一度選擇了沉默。此影響延續至2013年,嚴稱自己6年間未再向銀行借過錢。

  然而,此次事件讓本就頗引爭議的BT模式遭到了更大的質疑。

  早年,嚴介和一度被貼上了“大騙子”的標簽,主要來自他“跳海”創業時所創建的“BT(建設—移交)”模式,他還被稱為“中國BT模式的鼻祖”。

  所謂“BT模式”,是政府出資三分之一,企業墊付三分之二,之後政府逐年償付工程款。而這種模式是國際承包市場出現的一塊豐厚奶酪:多頭獲利、長線受益、回報高。業內認為,這種工程需要的資金量巨大,沒有強大的財力支撐企業很容易垮掉。此外,處理此類工程的關鍵在于能否維護好和政府的關系。

  而作為蘇太華系的主體企業,太平洋建設最擅長的就是BT融資模式,嚴介和首次試水“BT模式”運作基建項目始于1996年。

  彼時,位于經濟欠發達蘇北地區的宿遷市政府計劃建設一條市府大道,但該市財政一時間無法負擔,在與當地政府協商過後,太平洋建設決定墊資5000萬元為當地政府完成項目建設。該方案最終成功完成,被認為是為經濟欠發達地區投資基建項目的特色模式。

  宿遷一役後,太平洋就將“BT模式”迅速復制到全國其它經濟欠發達地區,但隨後也出現了不少質疑的聲音。太平洋從政府那拿到了這麼多的工程訂單,有人認為里面有什麼“貓膩兒”,也有人質疑該模式本身的合理性。

  據《財經》一篇報道《嚴介和中國式BT生意:太平洋建設融資後拒還錢》提及,一家叫做中金嘉鈺基金的公司在為太平洋建設集團的一個BT項目融資,這是一個政府的道路工程,據悉該項目投資收益非常誘人,預期年化收益12%以上,而當時銀行一年期存款利率僅為3%。

  報道稱,其中98個人參與了此項投資,但不久有人發現,資金使用方以縣政府未撥付工程款為由,拒絕償還本息。于是,98個投資人開始了延續數月的討債之旅。正是這個不起眼的融資糾紛,掀開了“中國式BT”風險融資鏈條脆弱的一角。

  早年的中國式BT模式發展還處于萌芽階段,該模式雖然大量進入地方基礎設施建設領域,但存在著缺乏法規約束、運作不夠規范、融資成本過高等因素,進而也暴露出融資不易監管等諸多風險。

  雖然,此後BT模式被越來越多地運用到市政道路建設項目上,但由于運作模式與招投標相關法律法規沖突,一直未得到官方認可。直到2013年12月,國家審計署公布全國政府性債務審計結果,在地方政府負有償還責任的債務中,BT模式成為第二資金來源,僅次于銀行貸款,其隱藏的債務風險卻一直引發關注。


我有話說

 以下是对 [起底身家1150億的嚴介和]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新視頻

門文章